安博電競競猜

[法製日報]行政複議製度日益完善 為法治政府建設提供強大動力

發布時間:2019-11-03 09:25    來源:[法製網]     字號: | |     點擊數:{{ pvCount }}

  □壯麗70年·中國法治輝煌成就 

   

  製圖/高嶽 

  □ 法製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維

  題記 

  從新中國成立之初首創“複議”概念開始,到國務院於1990年頒布《行政複議條例》,再到199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出台和200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實施條例》的頒布,中國的行政複議製度不斷走向完善,為中國法治政府建設提供了強大動力與重要保障。 

  司法部行政複議與應訴局局長陳富智告訴《法製日報》記者,自我國正式建立行政複議製度以來,行政複議充分發揮出兩方麵積極功能:一方麵“刀刃向內”監督依法行政,促進法治政府建設。行政複議機關在辦理個案時直接糾正違法或者不當的具體行政行為;同時針對共性違法問題,通過行政複議意見書、建議書、約談、通報等手段予以規範,實現“辦結一案、糾正一片”,從源頭上倒逼依法行政。 

  另一方麵,行政複議依法維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行政複議機關依法處理房屋征補、食品藥品、社會保障等重點民生領域的行政爭議,綜合運用聽證、實地調查、調解等多種方式實質性化解糾紛,以便捷、高效、低成本的方式切實維護群眾合法權益,讓群眾在每一起行政複議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發展完善 

  受案數量質量逐步提升 

  家住上海的項瑛沒想到,自己會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一個“跨國婚姻”,因此惹來的麻煩最終是通過行政複議解決的。

  早已在1998年就結婚的她,明明有一個中國丈夫,可是在她於2013年1月到所在街道申請辦理低保時,卻被告知她根本不符合申請條件,理由是她的婚姻屬於涉外婚姻。

  項瑛一頭霧水,“這怎麼可能呢?”直到街道辦給其出示了查詢結果,她才不得不相信這樣的事實:2019年11月03日,一位署名為“項瑛”的女子(姓名、身份號碼、戶籍信息與申請人本人一致)和一位日本公民向市民政局申請辦理結婚登記。

  對於這樣蹊蹺的事情,項瑛仔細回想後,覺得可能和她曾遺失過相關身份證件有關,應是有人冒用了她的身份辦理了婚姻登記。

  項瑛向民政部門申請撤銷這一涉外婚姻登記信息,也向法院提起過行政訴訟,卻均告失敗。

  最終,項瑛選擇了行政複議,這條“不得已才走的路”事後證明是最便捷高效的。盡管可以和法院持同樣觀點,即以超期為由不予受理,“但考慮到本案涉及人身關係這一重大權益,且持續存在,當事人基於婚姻而產生的相關社會關係會一直處於不確定狀態,特別是其名下有兩宗婚姻登記,無論該錯誤是由申請人自身造成的,還是行政機關引發的,均需通過調查後依法予以糾正。”上海市司法局相關負責人說。 

  “我沒有想到,複議居然是最好用的製度,一分錢沒花,也沒搭進去多少時間,這個棘手的問題居然這麼順利就解決了!”如願以償的項瑛說,這下申請低保應該沒問題了。

  行政複議能深受百姓好評與信任,離不開新中國成立以來我黨執政為民的決心與努力,離不開相關製度的不斷完善。

  早在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公布實施的《稅務複議委員會組織通則》就首創“複議”的法律概念,為建立新中國的行政複議製度奠定了基礎。此後,又有多部單行法律法規規定了行政複議,但具體名稱和程序規定並不統一。

  1979年後,隨著國家法製建設的恢複,先後有100多部單行法對各自行政管理領域的行政複議事項作出規定。

  為更好維護和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使職權,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國務院於1990年頒布《行政複議條例》,我國自此正式確立了統一的行政複議製度。

  1996年3月,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立法工作安排,原國務院法製局開始起草行政複議法草案。1999年,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第九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在法律層麵完善了行政複議製度。

  2007年5月,國務院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實施條例》,進一步增強了行政複議製度的可操作性。

  目前,行政複議法修訂已列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司法部將在全麵總結現行行政複議法貫徹實施經驗的基礎上牽頭起草修訂草案,進一步完善行政複議製度。

  陳富智介紹說,在行政複議立法逐步完善的同時,司法部根據有關地方及部門行政複議機構的請示,對行政複議製度施行過程中的有關重大問題作出答複;不少地方和部門結合實際,製定了多部行政複議方麵的地方性法規、地方政府規章、部門規章及相關規範性文件,初步形成了以行政複議法為核心、具有實踐特色的行政複議製度體係。

  隨著中國行政複議製度的正式建立與不斷完善,相關案件也與日俱增,行政複議越來越多地發揮出重要作用。據了解,在1991年至1998年底《行政複議條例》施行期間,全國共收到行政複議案件約24萬件,年均3萬件,行政複議製度初步發揮了化解行政爭議、維護群眾合法權益的作用。

  糾正違法 

  行政複議倒逼依法行政 

  “大信訪、中訴訟、小複議”的傳統格局正在被打破。過去,官民發生了糾紛,在多數地方老百姓首選信訪,其次是訴訟,最後才是複議。但近年來,行政複議的“出鏡率”則越來越高。

  2019年11月03日下午3時,屬於行政複議的一個高光時刻到來,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首次就行政複議舉行新聞發布會,司法部副部長趙大程介紹2018年全國行政複議、行政應訴總體情況,並答記者問。

  這是行政複議第一次走向最密集的閃光燈下,也是司法部重組後行政複議更有底氣來到前台接受黨和人民檢視的體現。

  2018年行政複議交上了一份成績優秀的考卷。據趙大程介紹,2018年,全國各級行政複議機關依法辦理行政複議案件25.7萬件,辦結22.4萬件。辦結的案件中,符合法定受理條件,依法作出行政複議決定的19.7萬件;不符合法定受理條件,依法作出相應處理的2.7萬件。司法部辦結國務院行政複議案件2536件,其中符合法定受理條件的國務院裁決案件522件。

  全國各級行政複議機關辦結的受理案件中,作出撤銷、變更、確認違法和責令履行等糾錯決定的約3萬件,糾錯率達15.1%;其中,司法部辦理的國務院行政複議裁決案件糾錯率達18.7%。

  全國各級行政複議機關針對辦案中發現的違法共性問題,製發行政複議意見書4958份,責令有關行政機關有針對性地改進執法;其中,司法部製發國務院行政複議裁決意見書43份,約談有關方麵26次,使行政複議長出了倒逼依法行政的“牙齒”。此外,2018年,各級行政機關共辦理一審行政應訴案件23.5萬件,敗訴率約14.7%。

  對於行政複議的“厲害”,河南村民劉林(化名)是見識過的。2018年他就親身體會了一把。他所在的村莊麵臨征地,涉及相關補償等諸多問題的方案並不能讓他和其他一些村民滿意。他們就一起去找了村委會,村委會推給區裏,區裏又推給市裏,市裏又推給了省裏。

  “的確,征地批複是省政府作出的。”劉林他們一合計,還是不想就此作罷,谘詢了法律人士後,他們向省政府申請了行政複議。結果省政府維持了原來的決定。

  畢竟是關乎自己身家性命的土地之事,劉林他們又一舉將省政府告到了國務院。

  沒有想到,故事的結局完全反轉,司法部行政複議與應訴局不僅作出了確認征地批複違法的裁決,而且對省政府的程序違法問題進行了嚴肅處理。

  原來,在征地報批材料中,有關征前程序材料上的村委會公章和村委會主任簽字均有問題:所蓋的村委會公章並非征地時合法有效公章,村委會主任簽字也不是時任村委會主任本人所簽。這些問題都被敏銳的司法部行政複議與應訴局發現了。

  而當地政府對此並沒有提出合理解釋,也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已依法履行了征前告知程序,所以最終被判在六起相關複議案件中違法。

  “我想都不敢想,我們居然打官司!”拿到結果後,劉林激動地說。尤其對於這一反敗為勝的原因,劉林更是用“火眼金睛”來形容辦案人員。

  探索改革 

  不斷強化監督糾錯功能 

  山東省東營市市民侯建亮對於行政複議的低成本高成效十分讚賞。他告訴記者,他解決與行政機關糾紛的過程相當簡單,填寫行政複議申請書,當場立案,不到一個月收到行政複議決定書,行政行為被撤銷。“最先抱著試試的心態,沒想到這麼簡單順利,我還一分錢沒花。”他笑稱,自己付出的唯一成本就是事後給行政複議委員會送的一麵錦旗。

  行政複議製度讓老百姓多了一個權利救濟渠道,但行政複議體製機製仍在不斷完善中。

  在司法部的推動下,全國23個省(區、市)的822個地方政府開展了行政複議體製改革試點工作,探索地方一級政府隻保留一個行政複議機關,由政府統一行使行政複議職責。

  “實踐證明,行政複議體製改革強化了以政府為主體的監督糾錯功能,提升了政府的依法行政水平和公信力;整合了分散的行政複議資源,提升了工作效能;實現了政府‘一口對外’進行複議,便於群眾找準複議機關。”陳富智說,目前,司法部在全麵總結地方改革試點經驗、廣泛征求各有關方麵意見的基礎上,起草形成了有關改革方案,正在按程序報請審議。

  同時,加強行政複議信息化建設的工作也在進行中。司法部開發了全國行政複議工作平台,整合案件在線辦理、數據分析研判等七個模塊,利用信息化手段拓展了行政複議功能。推動全國各級行政複議機構自2019年起應用這一平台辦理行政複議案件。截至目前,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多數國務院部門已經組織使用了全國行政複議工作平台,登記案件信息二十餘萬件。

  此外,加強對全國行政複議工作的監督指導。司法部通過會議指導、彙編典型案例和法條釋義、開展工作檢查、組織人員培訓、編印行政複議工作動態和典型案例、開展案件年度統計分析等措施,有針對性地加強對全係統的監督指導。與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建立會商機製,協調解決複議與訴訟銜接方麵的重大問題。

  “我們還要繼續加強行政複議宣傳,積極引導群眾知曉並選擇通過行政複議這一法定渠道表達訴求、維護權益。”陳富智說。

  記者點評 

  □ 張維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共產黨以實際行動讓人民看到了官員是“為人民服務”的公仆,複議製度更是自新中國成立後即有雛形,這都為日後各種監督製度的構建與完善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尤其是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行政訴訟法的頒布實施後,行政訴訟製度日漸深入人心,老百姓開始知道可以到法院去打官司,起訴那些不按法律辦事的行政機關。同期,國務院複議條例出台,老百姓的權利救濟渠道又多了一個。10年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的出台,進一步統一並完善了這一行政機關係統內部自我監督糾錯的重要製度平台。 

  行政複議製度正式運行以來,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其對內監督政府自身依法行政,促進法治政府建設,對外堅持複議為民,依法維護公民、法人以及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我們看到,無論是多麼棘手的案件,涉及拆遷的補償事宜也好,關乎民生的社會保障也好,都可通過複議得到妥善處理;不管是什麼級別的政府,但凡被查出有違法行為,都會被複議機關不留情麵,該判判,該罰罰。 

  作為法治政府建設的重要推手,我們期待複議製度煥發出更多活力,當好守護百姓權益的維權利器。 

相關文檔:

相關鏈接:

分享到:
凱發電競官網-S9入圍賽菠菜|電競盤口-S9英雄聯盟預測|lol比賽投注網站-2019LOL賽事競猜|uwin電競-英雄聯盟S9菠菜地址|電競app競猜-S9競猜活動地址|S9競猜平台-2019LOL賽事競猜| |